超过140个字:No.9《无关摄影的体验》

由于无聊,年初我借了一笔钱,陆续游荡了十来个城市,想要去拍那些同样无聊的年轻人。随身带着的是百看不厌的《罪与罚》,除了深刻的文学和人性之美,这部伟大的小说同样震惊我的是其中社会与人的关系,感同身受的说,它描述得与当下的时代是如此相似,因此拍摄之初,在我先入为主的想象之中,这些青年不免被贴上空虚,焦虑,潦倒,绝望的标签。

以上是废话。

夏天呆在湖南祁阳拍了半个月。这是个普通的南方县城,当时天气闷热,遍地在建房子,太阳把一切都晒成灰白晃眼的水泥色。走在大街小巷,无孔不入的是高分贝的网络歌曲,“爱情不是你想买,想买就能买。”当这种极具魔幻色彩的歌词赤裸裸的在城市上空嚎叫,总让人防不胜防。

伟哥是我在这里的拍摄对象,他允许我和相机跟着出入其固定而复杂的人际圈子。不论任何场合,伟哥一律赤膊,爆粗,怒视,典型的流氓派头。据我观察,这厮的日常生活包括飙车,打篮球,练拳击,用气枪打鸟,健身房各种自虐,以及各种派对,每一项伟哥都极其专注的完成,几乎无视相机的存在。我惊叹这样一个负债累累的二十八岁无业男青年可以这么鲜活奔放。

“我的青春将战胜一切,一切的失望,一切对于生活的厌恶”——陀思妥耶夫斯基。

后来下过几天暴雨,我们每天清早骑车去城郊的河边钓鱼,河水漫了上来,把岸边的水田都淹了,看上去水天一色,我们卷起裤腿蹚到前面的河堤,伟哥在树下架起鱼竿和凳子,一坐就是一天,期间愁眉寡言如老僧入定。我对钓鱼没兴趣,把相机和衣服挂上树枝,跑到远处游泳去了,附近有几只废弃的小木船,那船板子上覆盖着一层晒干了的红泥和青苔,一碰就成粉末状,又烫又粘,游累了我就躺上面迷迷糊糊的睡一会。

赶在天黑之前,我帮忙把伟哥钓到的草鱼鲤鱼鲫鱼财鱼用网捆好,然后跨上哥的摩托后座,伸开双臂绝尘而去。这是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,伟哥加大马力,我们在疾风中扯开喉咙开始飙歌,跑着调把谢霆锋的《你不会了解》吼得力竭声嘶……我们就这么放肆的穿过荒芜的城乡边界,穿过飞逝而过的视觉之流和路人的错愕目光,穿过这个被欲望放逐的五线城市里所有超现实的特质——一切都是好的,我能意识到的,正在发生着的一切,都是好的。

这属于虚无乏味生活里的美好时刻,我体验着源自内部的某种蓬勃涌动的生命力。它是如此罕见和珍贵,我愿为之牺牲大量冗长而庸碌的时光。然而就在这样的时刻,我还拽着相机试图协调空间和突出主体,实在是太虚伪了。

虽然怀疑照片会异化真实的时间,但我仍然虔诚地感谢摄影,它引导着我热情的拥抱眼前的生活,这个过程,比照片重要,也比拍照重要,这就是我现在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(照片摄于2006至2008,海南)

本文由澳门新濠登录网址发布于 生活 / 摄影,转载请注明出处:超过140个字:No.9《无关摄影的体验》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