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老家在腾冲的昆明人

[七] 泡在腾冲

以前,我只知道腾冲靠近缅甸,是翡翠之城,兰花之乡,仅此而已,也没打算去

那里旅游。

想去腾冲的念头,源于今年年初在上海—昆明的列车上。一个老家在腾冲的昆明人

再三向我推荐她的家乡,说自己走遍云南,还是觉得腾冲好。

但是,当时我到昆明,目的是去瑞丽,从那里出境到缅甸作长途旅行。所以没时间

再弯到腾冲了。然而,腾冲这个边陲小镇的名字,就此印在我心里。

这次,起先也只是抱着去看看的想法,仅预留了两天的逗留时间,直到现在还在后

悔。我为什么标题要写“泡在腾冲”,除了泡温泉的含义外,更主要的是表达我们

想“泡”,即希望较长时间待在腾冲的愿望。

从大理到腾冲,坐大巴每人是90元,车程6-7小时。一开始路很好走,有高速公路,

后面一段是途经高黎贡山的盘山公路,车速不能快了,但植被丰富,景色极佳。

漫步和顺

自从和顺被评为中国十大魅力古镇第一名后,报道也多,游记也多。我们不想凑

热闹,只是想亲眼目睹一下。

安顿好住宿,已将近下午四点了。我们坐上中巴[2元/人],直奔4公里外的和顺。

可能是傍晚时分,没有什么游客。我们也没买参观券,不是想逃票,而是和顺有

这么一个规定:只要不进特定的参观点,就无须支付50元购买参观券。想想现在

出名的古镇,哪个不是还没进入就得买票?商味浓浓,钱味浓浓,旅游则变得索

然无味。凭此,我们就该再补投她一票。

走过那标志性的大牌坊,我们也没去看村口的旅游示意图,两个老太互相说了

声:往哪里走?脚步已经朝右拐了。这一拐,就拐远了。

我们看到一个樵夫,背着两大捆干柴,穿过稻田走来,就尾随着他,走进小巷。

巷里静悄悄的,偶然有一两条狗,从半掩的院门里探头,和善地朝我们张望。我

们继续随意地瞎逛,走到巷的深处,突然眼前一亮,原来是所中心学校。校舍蛮

新的,操场也大,我和老姐说:到底不一样,挺重视教育的。校门前的路,好象

筑好不久,我们想当然的认为,必然通到镇上。

走啊走,走过土屋,走过农田,老姐说:我们犯了方向路线错误了!果然,前方

是一片墓地,再远处是树林……

我爬上附近一个土坡,向四周眺望,看到左侧不远处有房屋集聚的地方。我们判断

那儿应该是目的地。

我们绕着村落的围墙,沿着田间的小路,七拐八转,总算看到了一条大路,一面依

山,一面傍水。在某一瞬间,我仿佛是走在杭州满觉陇,走在灵隐的山路上,一样

的美丽,一样的清新。不一样的只是,这里更充满野趣,更显得平和。

我们顺着大路,看到各家宗祠,明清民居,道观古刹,足见文化底蕴之深。终于,

来到了艾思奇故居。我们这代人,在那青春岁月里,都拜读过艾老的哲学书,应该

说是他,启蒙了我们对辨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认识。我们怀着缅怀的心情,

拍照留念。

站在那一片生态湖前,老姐久久舍不得离开,多好的生活环境啊。我们就在湖畔的

[水上人家]吃晚饭。整个露天楼台上,就我们两个食客,穿着制服的服务员大嫂热情

招呼我们,不厌其烦介绍菜谱,还带我到厨房去见识一些我从没见过的野菜。我们

品尝了“大救驾”,佛瓜尖等四个特色菜,色香味都不错。

晚餐以后,我们踏上归途。走到村口,接到家里来电。原来云南宁洱地震,家人

挂念我们。报了平安,心里也默默地祈祷着灾区老百姓的平安。

回头再望一眼,和顺,衷心祝愿这里的人们,永远和和美美,顺顺当当。

红房子青年旅舍

这是我们在云南行走中住的第三家青年旅舍,它坐落在国殇墓园和叠水瀑布之间的

对面马路上,是一传统的民居。

我们第一次推门而入时,感觉是到了一户人家。庭院静静的,女主人一人坐在客厅

里看电视。见我们进来,忙迎上打招呼,轻声轻语的,让人感到很舒服。

两层的楼房,我们选择住在楼上,隔壁就是主人房间。浴室和卫生间是公共的,房间

挺宽敞的,只收我们40元一晚。

从和顺回来时,店主也在家,网上有文介绍过他,姜勇,组织樱花谷等地的野营,很

有经验。夫妇俩都朴实可亲,不象生意人,若称他“老板”,自己也觉得别扭,于是

直呼大名。

讨教了明天的出行计划后,在他们的建议下,我们趁着天还没黑,到斜对面的叠水公

园转了转,看了这著名的城中飞瀑。

泡温泉

到了腾冲,到了热海,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浓浓的蒸汽,到处飘逸着一股硫磺气味,

才明白自己是多么孤陋寡闻,竟然不知道我们国家有着这么丰富的地热资源,

真是羞愧之极!

因为在我几次到日本的旅游之后,回来最津津乐道的就是温泉。而我对国内温泉的了

解,只止于浙江武义,南京汤山以及长白山的温泉而已。

由于有了携程上6月1日往往发表的佳作,详细描绘了热海的沸泉和地质美景,我实

在想不出还能用什么更好的词汇来赞美她。我只有谈谈泡温泉的感受。

泡温泉,除了有益于身体健康,特别是对一些皮肤病有很好的疗效。老姐是个资深的皮

肤科医生,据她这次向我坦白:介绍了好几个病人去温泉疗程,效果都不错,而自己

却从未体验过。于是,被我大大地嘲笑了一番。

但是,我本人爱泡温泉,尤其是露天温泉,更享受的是山野乐趣,自然融合,天人合

一。

所以,对于人插蜡烛似的泡温泉,我是宁愿放弃的。

幸运的是,老姐和老妹,作为浴谷的第一批顾客,也是仅有的两名顾客,又一次享受

到旅途中的两人世界。

露天的池水正逐个放满,我们泡了一个又一个。身体浸没在稍稍感觉烫,但能承受得

住的池水中,通体舒畅。抬头望着围墙篱笆外的各种鲜花,茂盛的树木,眺望远山,

蓝天白云,不知身在何处?

温泉不能持续泡得太久,最好泡十几分钟,起来休息一下,补充点水分。池边分放着

不少饮水机和一次性杯子,供你随时饮用。

我们还去泡了药池,咖啡池,酒池,各种都感受一下。

这里的服务绝对是到位的,穿着制服的小姐或先生彬彬有礼地站在不远处,有时还会

过来,询问需要什么帮助。

断断续续,泡了近2小时后,我们离开了池子。一个小姐碎步迎来,问我们是否想桑

拿。我们根据自己的状况,不想再高温蒸了。她就把我们领到楼上的大厅,厅连着露

台,一排排铺着雪白布单的躺椅。她招呼我们休息,随后又送来清香的绿茶和用沸泉

煮熟的花生,土豆和鸡蛋。这些连同后来在大滚锅餐厅里享用的鲜美的饵丝,包括泡

温泉,费用都在门票128元里。想想还是物有所值的。

当然,遗憾的是,我这次没时间去樱花谷,黄瓜泾,这些当地老百姓爱去的野外温泉

了。回想在香格里拉,司机扎西和我说起,他每年冬天都用带着一家老小在天生桥的

山上,租间房子,住上半个来月,就是为了让家人一起泡温泉。可能这也是他们一年

中最幸福的日子了。羡慕啊!

我也对老姐说,下回见到我的那些日本同事,我一定会骄傲地告诉他们:我们中国的

温泉一点也不比日本差!

北海湿地

离开热海后,去了北海湿地。

快到时,小巴司机问我们:门票30元,想不买吗?可以找村民去踩地,只要10元钱。

我们想了想,还是觉得规规距距比较好,幸亏是这样想这样做。同车的一对小情侣就

没进去。

游人不多,我们两人单独坐上一条小船。船在狭长弯曲的河道上行进,两旁是青绿绿

的水草。船工不无遗憾地告诉我们:半个多月前,这里一大片一大片,开满了兰色的

鸢尾花,那是一年中最美丽的季节。

虽然有些遗憾,但我们还是新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。一朵残留的蓝花,漂浮的睡莲,

都会引来啧啧的赞叹。老太的想法,就是阿Q式的自得其乐,透过春夏秋冬,每个

季节都有它独特的美。

船工是附近的村民,这里圈地建园了,他们年轻人也就成了职工,每月可拿几百元工

资。他很留恋儿时的生活,他们曾经无忧无虑在这儿游泳,嬉戏,抓鱼……

也是从他那里,我才知道:这片长满水草的湿地,是漂浮在水上的大草坪。现在为了保护

湿地,已经不允许踩地了,如若违反,罚款200元。

船到岸后,可以沿着一条栈道走回来。我像一个顽童一样,偷偷地把一只脚踩上栏绳

外的草地上,感觉草下有股浮力在涌动。

归途

腾冲到丽江的班车是隔天行驶的。我们只能坐晚上的夜卧车离开腾冲到大理,再转车

到丽江,然后回上海。

记得曾经看到女儿有篇博客的题目是“眼睛在天堂,灵魂在路上”。很欣赏其中的哲理。

行走在云南,满目皆美景。然而,我写在心得里,更多的是难忘的人与事。

本文由澳门新濠登录网址发布于生活 / 旅游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一个老家在腾冲的昆明人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